江湖大佬王国彬与没有高管的土巴兔

来源: 倪叔的思考暗时间(nishu-think)

最近,王国彬很红。

2018年,土巴兔,美团,猫眼等6家公司接连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而在这6家公司的创始人中,王国彬是其中最年轻的创始人,也是其中唯一的完整接受过全日制大学本科教育的创始人。

纵观,王国彬的一生:起于寒微,少年贫贱,却能白手起家,成就一方伟业,36岁的时候迎来上市,一无所有的农村少年能够凭借个人的努力与智慧走到今天这一步,王国彬的人生确实足以自傲。

王国彬,1982年出生于江西抚州,外公是一位赤脚医生,家里有《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增广贤文》、《三字经》等上百本手抄本。

所以,王国彬自幼就喜欢文学,初中时的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当做范文来宣读。那个时候,他的偶像是鲁迅,认为那样的人生才是了不起的人生。

初中毕业时,与几乎所有的农村孩子一样,王国彬直接去了当地一所师范学校,“三年后就可以获得铁饭碗,解决户口与房子。”他一度憧憬着凭借业余写作和积累,在中国的文坛横空出世。

然而,上学后的第一篇作品就被学校文学社的社长界定为抄袭,理由很简单,“乡巴佬哪里写得出那种功底的文章?”为此,王国彬哭了整整三天,一个农村青年的文学梦就此破灭。

在经历过一次梦想的幻灭以后,王国彬自此彻底认清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就是弱肉强食,有钱有权的人掌控一切,而无权无势者就只能任人鱼肉,根本就不会有人在意你的才华,你的理想乃至你的尊严。

在文学梦消逝以后,王国彬将目光转移向了当时最前沿的计算机领域。仅仅2年,他就靠3万元起步就做出了一家学员上千人的计算机培训学校,与日后大红大紫,名满天下的俞敏洪一样,依靠培训顺利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赚到了第一桶金之后,他的企业开始多元化发展,除开计算机培训学校之外,还同时在抚州经营着饭店、装修公司、电脑销售公司以及广告公司,并因此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1000万。那年,他刚刚23岁。

那个贫贱少年王国彬,他成功了!从此,因为财富,王国彬获得了所有人的尊敬与认可,但身为成功人士的他早已经不在乎身边人的表扬了,他需要的是更广阔的世界与更大的成功。

后来,持续在创业赚钱的王国彬,还特意去中山大学拿了一张计算机的本科文凭(非全日制),哪怕创业成功的他,早已经不需要本科教育的加持了,但他所想要去的那个更大的世界需要,而他不希望人们在讨论他的成功时会带上一个后缀:土老板。

01

2005年,王国彬感受到了持续的焦虑。

那一年,百度上市,全中国的主流媒体讨论的都是互联网的未来,都是BAT们如何白手起家,从几个人的公司开始用了几年时间就做到了百亿市场,去美国上市的创富故事。

在强烈的信息冲击与对比之下,王国彬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过往所经营的商业帝国毫无意义,相比于代表人类社会未来的互联网事业,自己搞培训,开饭店,卖电脑,卖广告的做法则无疑都是小作坊,相比之下格局太小了。

在经过一个多月的深思之后,他看上了:李彦宏的搜索市场,他认为那是:整个计算机科学中最具有含金量和技术密度的一块业务。”于是,王国彬脑袋一热,当即带领四、五十人的团队南下深圳,切入了大而全的垂直搜索。

那个时候的他哪里知道百度的背后,是十几亿风投资金的支持。果然,6个月不到,就把之前辛辛苦苦赚来的4000万全扔了进去。

王国彬不甘心啊,他整天泡在网吧,反复琢磨百度,想要搞明白李大哥到底高明在什么地方。

渐渐的,他从百度的案例看出了四个字:故事,资本。

2008年7月,王国彬返回南昌就用自己的网络域名tubatu注册了一个公司,土巴兔,这一次他决定放弃已经证明失败的搜索引擎,而决定要做一个“装修版的淘宝”。

一开始他想的很简单,做一个网站来帮助需要装修的业主找到心仪的设计师,而自己从中挣点中介费,但很快就证明了此路不通——因为是免费模式,来的都是不真正的装修客户,那个时候王国彬的公司每个月宽带费用要缴纳十多万,但调出数据一看,全是20岁不到的学生,明显就是来找设计师取经,学做设计的,于是,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后来他们将目光从设计师转移到了设计公司身上,但因为还是免费模式,因而虽然到了2012年8月,土巴兔用户已经发展到了入驻的装修公司超过1000家,遍布全国55个城市。

但当他们推出“装修保”的担保交易产品,要求通过土巴兔平台促成的交易所有的装修金额先行打到土巴兔的账号中来,再按照装修进度结款,以保障消费者的的时候,却遭到大规模抵制,40个合作商户跑了39个,王国彬硬是内部开除了两个反对的元老才把项目推行下去。

从今天的回溯历史,如果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来说,原本土巴兔也会向王国彬上一次的互联网创业一样,因为始终坚持免费模式,而最终走向消亡,但造化往往弄人。2013年前后中国互联网行业兴起了一股名为:o2o的风潮让故事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虽然一直处于亏本经营状态,但凭借做线下生意的经验与苦熬的精神,王国彬还是成功的将土巴兔开到了全国100多个城市,其中开设装修保业务的城市有25个,日订单量超过了1200。

而资本也一路给予了相应的回报——2011年,土巴兔获得了经纬中国的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两年后,继续投资A轮、A+轮、B轮、C轮,一共投资了四次。

2014年红杉入伙,2015年,土巴兔继续发力,获得红杉、经纬、58同城共同投资的2亿美元C轮融资,创泛互联网家装领域单笔融资之最。

在放弃了赚钱的线下业务,投身互联网创业的第7个年头,“土老板”王国彬终于顺利地实现了转身成为了一名公司估值超10亿的互联网大佬。

02

2015年,对于王国彬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

那一年,土巴兔拿到了2亿美元的融资,虽然后来的招股书证实这所谓的2亿美金实际上到账的只有2亿人民币,但确实也是一笔大钱。

而在拿到了大钱之后,土巴兔就开始了极速的扩张。从15年开始,“装修就上土巴兔”的广告语屡屡出现在公交等空间及平台,同年也签约了湖南卫视主持人汪涵为品牌代言人,土巴兔开始了在广告投放上的蒙眼狂奔。

互联网家装行业历来就是以链条长,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环节都将行业利润切的很散著称,因而一家做网络交易撮合的平台,实际上从一个客户身上获取利润的能力是极其有限的,但就是这么一家互联网家装平台却在疯狂投放,则不免让人要问一句:真的,收的回来吗?

2018年,当人们打开土巴兔的上市招股书才发现,自2015年起,土巴兔每年的广告投入分别为8930万、5830万、4600万,2018年上半年的投入为1560万,总计烧了2亿元广告费,与2015年C轮融资的总额持平,显然这样的广告费支出是远超土巴兔自身的盈利能力。

随着大量推广出现的是大量亏损,招股书显示:土巴兔在2015年至2017年的年内亏损分别为7.5亿元、5.6亿、11.1亿元。截至2018年上半年,土巴兔期内亏损6.3亿。

有人说:烧钱就是O2O的宿命,滴滴美团莫不如此,土巴兔亦然。

那么对于土巴兔来说,反正都是烧钱,烧1千万也是烧,烧1个亿也是烧,不如烧的大一点,才能烧出来规模,烧出来故事,烧出来未来。

因而除开大量的广告投放之外,土巴兔同步在引入大量引入高级人才。在当年的访谈之中,王国彬开始大谈特谈,自己过往没有认识到引入高端人才的重要性,但还好现在还来得及。

那段时间,土巴兔很多总部以及分公司的高管,都是被他从北京、上海等地大型互联网企业中挖来的,隐藏在那些人履历中的一个个闪耀的企业名称,给了王国彬更强大的自信。

而在这一批高级人才努力下,在最高峰的时期,土巴兔对外号称:平台上有8万家优质装修公司,服务过1800万的中国家庭,积累了35万真实客户的装修日记,每天超过400万的浏览量,是当知无愧的行业第一,估值超过130亿。

C轮拿了几亿美金,又把业绩数字干到了行业第一,接下来的一步,傻子都知道是要上市了。

而那些在这几年被王国彬从五湖四海搜罗而来的高级人才们,幸福的依偎在土巴兔这艘大船之上,等待着被一同送上财务自由的彼岸。

哪曾想,突然船沉了!

03

2018年8月,土巴兔于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众人原本想又是一波互联网造富神话。谁知道,据业内的蓝鲸财经报道曝光:原来在土巴兔递交招股书的前几个月内,已经有近20名高管接连离职了。

根据蓝鲸财经公布的离职人员列表,土巴兔近几个月的离职高管包括财务副总裁李源、CMO营销副总裁杨璐、人力资源副总裁俞鹏,以及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张会鹏、平台事业部总经理李刚、大数据部总经理乌向春等核心人员。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7月,为了配合土巴兔的上市造势,宣传土巴兔718家装节的H5还一度在朋友圈刷屏,不少业内人士指出这个活动的出色执行与其奥美出身的CMO杨璐有直接关系。

2018年8月,杨璐仍在以土巴兔CMO身份接受媒体采访。但很快就有消息人士指出:杨璐已确定于半个月后离职土巴兔,产品中心总经理吴涛从土巴兔离职,即将正式入职该行业一家新成立的公司。

此外,根据职场社交平台脉脉的信息,土巴兔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张会鹏已在2018年4月离职。脉脉App还有土巴兔资深公关总监王晓洁的信息,据悉也已在近期离职。

虽然从财报上我们可以看到此次土巴兔属于带伤上市,在获取上市融资渠道的同时也会面临诸多问题,但作为手拿大量期权的高管人群,只要上市成功无论如何都能分到一杯羹的,因而从常理来说,高管人群断不会选择在上市前夕离职,除非受到大股东的驱逐。

而此次土巴兔20多人的高管团队离职的事件,被外部普遍解释为“飞鸟尽来良弓藏”,王国彬疑似过桥抽板,上演了一曲练完经就不要和尚的好戏。

而随着外部媒体对此次事件的关注,有越来越多的信息指出,土巴兔这支即将登陆港交所的互联网独角兽,实质上是一家近似于家族企业的存在,王国彬在公司重要的岗位之上委任了多名亲友。

招股书披露了土巴兔核心高管成员信息,公司创始人王国彬仔公司担任董事及控股股东,董事王国春为王国彬胞兄,此外,高管谢树英为王国彬配偶。

一个家族式的企业,自然是不符合资本市场对土巴兔这样的新经济公司的想象,但外界的归外界的想法,做传统线下生意出身的王国彬非常清楚在实操中只有自己的亲戚才信得过,而至于外界的想法找个方法应付就好,就像他去拿一个中山大学的计算机本科文凭一样,虽然早已经是成功人士的他早已经不需要学校教育那一套了,但有了这张门面就可以少了不少不必要的麻烦,而在土巴兔的企业文化这件事里,那些来了又走的外部高管与那张文凭一样,所扮演的是一样的角色。

那些毕业于名校,成长于某些知名机构的高官们,本以为自己是凭借自身多年来的优秀与努力,才赢来分享公司上市的财务机会,但没曾想自己不过是传统老板请来的一张画皮,手中握有的一枚棋子。

而王国彬呢?则可以一手将自己的自己的家族企业包装成新经济的独角兽企业,顺利将公司送上市;另一手,则可以通过修改GMV口径来将无论是成交与否的商品都算成土巴兔平台的数据,进而去割香港人民的韭菜。

事实在一度证明了,世界并不属于精英,而是那些足够清醒的江湖大佬们。

某次访谈中,主持人问王国彬的人生追求是什么?他的回答是:带一帮兄弟做有意义事情,顺便还能发家致富,多有意思啊?他特别喜欢吃西瓜,“如果有三五个好兄弟,跟我一起躺在田里吃西瓜,多好?”

而也是到了这一刻,人们才幡然醒悟,原来大佬们的话都必须反着听。

否则你将看错的不光是财报,还有人心!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