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寒蝉凄切,忽然悟透了人生

文/邹近夫

生活在大都市里的我们,没有千山万径那种深邃的意境,不能把日子过得明白。往往是一场春风、一袭秋雨,骤不及防地把年岁添了一笔轮回。于是我们不再拥有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世事变幻的根源,因为这一切都被笼上了盘根错节的阴影,显得深不可测。

向前一步是谜底,退后一步像深渊,唯有沿着边缘,望着对面,试图跋涉过群山万壑,但依然抵达不了终点。有些人,你看到他成功的那一刻,就好像能预料到下一步,他必定会失败一样。也许耕耘和培植这过程太漫长,磨掉了他一生的耐心。到了最后,全然忘记了如何处理采撷到的果子,而不懂得守护果实的人,无论这中间如何艰辛,人们都会替他抹掉前半世的功劳。

有些人,你看到他升职的那一刻,就好像能预料到下一步,他必定会被辞退一样。也许屈居人下太久,龙非池中物的感觉让他忘乎所以。那种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的态度全面瓦解,只当人生是一步登天,哪有什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如果他事先知道这种必然,是别人眼中喜闻乐见的场景,那么还会得意忘形吗?

有些人,你看到他名利双收,但下一秒好似看到了他的身败名裂。这种预知并不是因为时空泡沫,也不是因为时间的裂缝和空隙,更不是先知。而是“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他的成功太过偶然,没有足够的基石,也就没有站稳脚跟的可能。不过,急流勇退和隐姓埋名也许才是不错的选择。

有些人,不惜代价成了某圈内的模范夫妻,但上镜的那一刻,不止四万人料到了他们分离惨淡的收场。这绝非一句“戏子薄情,薄如一面”就能概括得了的,另有新欢恰似诠释了爱情的背面,但婚姻本身的奥秘在于使命,而不在于幸福感,因为幸福终会流逝。

还有些人,如牛负重地创业成功,声名鹊起,登上领奖台的那一刻,掩不住的傲慢从那目空一切的眼神里显露,这一点连天都看得出来,于是有人预料他离跌落神坛不远了,也一下子想到了他落荒而逃的局面。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名声大噪,大谈经验,不过是英雄造时势罢了。

“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对待这个世界的看法决定了世界如何对你,而对人生的看法决定了你拥有怎样的人生,至于价值的取舍,则意味着你怎样为人。这当中千丝万缕的联系,犹如镜中花水中月。

凑巧人又是善于遗忘的,那些都将被时间掩去,好的和坏的,没有什么能够被永远记住。但很多人不甘心,为什么那些人的斑斑劣迹,在一桩桩不齿的事情之后,会由千古骂名变成绝世无双的可怜人,转眼间又由可怜之人变成可恨之人。大抵是他们没有放弃作为一个人的资格,依旧努力改头换面。苍生皆苦,人又是善于谅解的。认为情景如果再现,换做另一人,照样会让人大失所望而走上歧途似的。尽管理解,让大多人觉得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但还是有些人无法忽略那些现象,执着地替他们牢记历史。一句“走着瞧”大概是民间许多人的心声吧!

从阳台上逆着光,看到踽踽独行的人影,不知他们是否在渴望一场远行;如果是这样,那么也许会知道有些东西是最重要的,最应该带走,而有些东西是最没用的,最应该丢下。往事如烟吧,不管男人女人,紫苏花开是一年,刻骨铭心,罂粟花谢是一年,浮光掠影,所以那些人、那些事从不教人防范。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