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亏损近80亿,中兴的“灾后重建”才刚刚开始

来源:深响(deep-echo)

一个沉重的时刻。

中兴发布2018年半年度财报,净亏损78.24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这是首份体现美国出口禁令阴影的财报。2018年上半年,中兴通讯营业收入394.34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6.99%,财报称主要是运营商网络、消费者业务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所致。

实际上,这里的收入减少正是“美国416禁运”导致公司业务中止暂停造成的。而净利润狂减的另一个因素是支付了对美国10亿美元罚款

同时,“深响”发现,在美国对中兴发布禁令后,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信用减值损失均大幅提高:由于公司在遭受制裁期间大量存货无法实现销售,导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2亿元;同时由于公司整体信用大幅下降,公司金融工具发生信用减值,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约16.6亿元。

图:中兴通讯2018半年报主要数据图:中兴通讯2018半年报主要数据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兴在4月27日公布的一季报。

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中兴通讯保持强劲增长势头,实现营收288.80亿元,同比增长12.18%;净利润16.87亿元,同比增长39.01%。营收和净利双双创下历史新记录,对此,路透社评价为中兴“史上最佳”一季度财报。

反差太明显。

尽管美国方面已经于7月暂停执行禁售并达成和解协议,但之前的风波足以带给中兴灾难性的打击。“灾后重建”徐徐展开,市场信心的重拾也需要时间。

就在本周,中兴通讯新任董事长李自学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中兴通讯生产任务已恢复正常:“到今天为止,主营业务已经完全恢复,8月份的生产任务已恢复正常,研发工作还在快速恢复当中,5G网络测试已经跟上进度。”

与此同时,中兴刚刚还在柏林IFA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正式发布了中兴首款“刘海屏”旗舰AXON 9 Pro。

都说89天是中兴的至暗时刻,财报冰冷的数据也透露着这一记重创的力度。

那么,暴风过后的中兴将如何开启重建的道路?元气大伤之后又能如何恢复?和解协议会带来哪些副作用?5G会是中兴的新转折点吗?中兴能否吃一堑长一智?财报预测,第三季度或盈利2419万元至10.24亿元,这是否说明中兴正在回血?

01 

被狂风吹过的夏天

把时间拉回4月。

美国商务部在4月16日宣布,未来7年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禁售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条款。

4月17日早间中兴通讯A、H股同步停牌。随后中信保诚基金和长信基金率先大幅下调中兴通讯估值。仅仅过了两天,又有30多家基金公司下调中兴通讯估值。事实上,中兴通讯一直是基金持仓重点,截至去年底,共有653只公募基金持有中兴通讯,合计持有32659万股。

一时间基金一片哀嚎。

4月20日,哀嚎得到了实锤。中兴通讯在深圳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兴通讯前任董事长殷一民发表讲话称,美国的制裁使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

图片来自新华视点图片来自新华视点

而美股市场上,中兴的供应商概念股也出现大幅重挫,

舆论上关于中兴事件的探讨则更加激烈。从中兴芯片软肋延伸到国产芯片危机,甚至有媒体讲此事件上升到国仇家恨的地步。

这魔幻的一切持续了整整89天。

直到6月12日晚间,中兴通讯公告:美国商务部已于6月8日(美国时间)通过《关于中兴通讯的替代命令》批准协议立即生效。根据协议,中兴通讯将支付合计14亿美元民事罚款。公司将更换公司和中兴康讯的全部董事会成员,并将与公司和中兴康讯的现任高级副总裁及以上所有的高层领导解除合同。公司A股将于6月13日上午开市起复牌。

复牌之后中兴通讯股价一路走低,连续7个一字板跌停,股价最低至11.85元/股,较停牌前股价下跌逾60%。

中兴通讯A股走势中兴通讯A股走势
中兴通讯港股走势中兴通讯港股走势

6月29日,中兴通讯在总部召开延缓已久的2017年度股东大会,中兴通讯一日之内通过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8人董事会,董事会又迅速选举出李自学出任董事长。中兴通讯原董事长殷一民、总裁赵先明等共14名原董事同意立即辞去董事职务以及所担任的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职务。

7月2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暂时、部分解除对中兴通讯公司的出口禁售令,有限条件下解除对中兴通讯公司的出口禁令。

这让中兴通讯的股价开始连续大涨。

7月5日晚间,中兴通讯公告聘任徐子阳为公司总裁,聘任王喜瑜、顾军营、李莹为公司执行副总裁,聘任李莹兼任公司财务总监,原在职人员离职,至此中兴通讯根据协议做出的人事调整全部完成。

7月14日,在根据协议完成整改后,中兴通讯开始全面恢复全球业务。中兴通讯总部研发大楼一楼大厅的LED屏幕上打着,“解禁了!痛定思痛!再踏征程!”的红色标语。

02 

痛定思痛

中兴真的痛定思痛了吗?

彼时,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主流舆论认为这轮风波或将激发中国产业界自强心态,不计成本加大在芯片产业的投入,变挑战为机遇。

“可以预见,从现在开始,中国将不计成本加大在芯片产业的投入,整个产业将迎来历史性机遇。”

但“深响”(id:deep-echo)发现,中兴在2018年1-6月的研发投入金额不增反降,同比减少了24.2%。这让人不禁疑问,既然已经在核心技术上吃了大亏,为什么还不加紧投入研发?

别忙,继续往后看。

虽然研发投入下降,但研发投入的资本化金额大幅上升45.93%,达到9.7亿元。公司方面解释,这是因期内公司持续进行5G无线、核心网、承载、接入、芯片等技术领域的研发投入并在市场中得到广泛应用所致。

根据会计准则,企业内部的研究开发项目分为研究和开发两个阶段。研究阶段的支出,应当于发生当期归集后计入损益(管理费用);开发阶段的支出在符合特定条件时则可以确认为无形资产,即资本化。

有券商人士告诉“深响”,研发支出资本化的标准比较严格,但也常被一些公司当成业绩调节利器。如果会计账面上资本化的研发支出高企,企业很有可能在粉饰报表。

不过,也不能单从研发费用的多少来判断中兴在技术上的决心。

值得庆幸的是,中兴通讯核心研发人才没有流失,员工离职数量与去年维持相当的水平。公司在禁令解除后,迅速投入5G网络的内场、外场测试以及国家测试。截至目前,中兴通讯5G测试全部追赶到国家测试要求。

而另一个问题是,中兴的业务遭到了多少损失?现在真的在恢复了吗?

目前,中兴有三大主要业务:

第一,运营商网络。聚焦运营商网络演进需求,提供无线接入、有线接入、承载网络、核心网、电信软件系统与服务等创新技术和产品解决方案。

第二,政企业务。聚焦政企客户需求,基于“通讯网络、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产 品,为政府以及企业提供各类信息化解决方案。

第三,消费者业务。聚焦消费者的智能体验,兼顾行业需求,开发、生产和销售智能手机、 移动数据终端、家庭信息终端、融合创新终端等产品,以及相关的软件应用与增值服务。

对比来看,中兴的政企业务并未收到影响,收入不降反升。其实,中兴通讯在政企领域已有十多年耕耘,这块业务主要是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信息通信技术)解决方案。

1997年,中兴成立专网部,负责行业通信市场。2012年年初,明确了全球政企战略,加大对政企业务投入,政企业务成为公司三大战略性业务和公司重要的业务增长引擎。

我们可以看到中兴政企业务的一些典型案例——北京地铁7号线通讯系统、深圳地铁3号线、获嘉县中医院信息化建设、泌阳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校园网、南京智慧城市管理系统等等。

显然,美国的手够不着这些地方,软件方面实现平台级构建本身不涉及芯片,而中兴在政企业务方面的积累比较深厚,订单获取能力很强。

运营商网络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这两项业务都是向国内和海外运营商提供主设备等通讯设备。

有行业人士曾指出,通信设备企业涉及的元器件众多,一台基站有1颗芯片被禁运,整台基站就无法交付,而目前基站上的电路板除了几颗数字基带芯片是自产的,通信链路上RF,PLL,ADC/DAC乃至外围测量电源电压的芯片都找不到国产供应商的身影。

因此,由于中兴的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大部分光器件均来自美国,短期内影响重大。已有订单的交付、订单的新获取都将受到很大影响,预计交付、回款都会受到影响,是否会因为延迟交付导致客户侧的罚款需要根据披露的进一步信息判断。

中兴通讯CEO徐子阳表示,国际业务由于受到拒绝令影响形成了订单损失,但公司依然处在通信行业的第一阵营。当前订单情况良好,与去年7、8月份基本持平。

在徐子阳的规划中,中兴计划在2018年业务恢复的基础上,2019年运营商网络业务实现回归正常增长轨道,继续位列5G第一阵营地位,2020年把握5G大规模商用机遇并实现快速发展。

03 

利空出尽,

5G能让中兴逆风翻盘吗?

5G,财报中出现频率非常高的一个词,也是大家争抢的一个关键点。

“5G远不止是高速移动互联网, 它被吹捧为可以支持下一代基础设施的技术,从预计将在未来几年上线的数十亿互联网设备到智能城市和无人驾驶汽车……5G可能是特朗普总统承诺的“再次让美国变得伟大”

CNBC发布报道《中美贸易战背后的一个主要因素是赢得12万亿美元的技术——5G》如是写道5G的厉害之处。

“中兴会在5G投入中倾注最大资源。”CEO徐子阳表示,公司清晰地看到在2019-2020年,国内和国际5G市场会出现较大增长态势。因此中兴正集结全部资源,针对5G应用、5G核心网、5G传输承载等方面进行聚焦投入。

而就在IFA2018上,中兴推出了最新的“5G设备解决方案”并表示将在2019年下半年正式推出5G移动设备。

具体来说,中兴的5G解决方案有四项核心技术:

第一,天线进程解决方案,这是5G解决方案的核心技术。

第二,5G所需要的硬件架构解决方案。

第三,中兴的智能算法,这一算法将会优化各种场景下的手机功耗。

第四,中兴还通过不同的散热材料和实施温控优化来改善散热情况。

据《中国5G产业发展前景预测与产业链投资机会分析报告》显示,按2020年5G正式商用算起,预计当年将带动约4840亿元的直接产出和1.2万亿元的间接产出;从产出结构看,在5G商用初期,网络设备投资带来的设备制造商收入将成为5G直接经济产出的主要来源,预计2020年,网络设备和终端设备收入合计约4500亿元,占直接经济总产出的94%。

中泰证券分析师吴友文、易景明认为,中兴过去几年在5G领域的高投入积累了有目共睹的成绩,而工程师红利仍将是其长期竞争优势,网络设备整体实力已稳居第一梯队,国内庞大的市场体量也将在5G商用阶段支撑其快速发展。公司事实上没有过多参与到3G的海外竞争中,意味着海外市场对其整体份额基本属于增量。

但5G毕竟还是较为长远的布局。

回归到当下的芯片问题,具体到中兴通讯半导体业务战略子公司中兴微电子,徐子阳表示,加大中兴微电子在芯片研发的投入,将工作重心放在主要配合中兴通讯主设备芯片的研发业务,比如基带芯片,5G传输交换芯片、IP芯片等,这些芯片是核心竞争力关键部分。

徐子阳也谈到中兴通讯芯片业务的发展。“通讯行业的产业链上下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未来会加大投入两件事,一是加大中兴通讯内部对关键器件比如芯片的研发力度,同时加大与业界第三方芯片厂商的合作力度,我们认为只有两条路一起走下去,才是对控制系统风险、维护健康发展的最佳方式。”

而短期来看,因为禁运引发的业务停滞,对下游客户信心构成负面影响,重建国内和海外运营商重点客户的信心,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