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的代价

文/雨蝶

生活不易,珍惜陪你一起受过难,过过苦日子,给你撑起一片天的男人,给你生了一儿半女的女人。

1.

“阿姨,我妈妈说让我把工资给她,她给我攒着,将来买房结婚用。”

23岁的程程在电话里对我说。

“可不能给你妈,你还是自个攒着吧,你妈现在的状况你也清楚,挣得钱都不够自己花,你给你妈,到时候可能一分也见不着。”

我这着急啊,我和程程的妈妈小华以前在一起工作过,挺合得来,十几年过去了,一直都有联系。那时程程才上小学,特别懂事,小华隔三差五就会带着程程来我家玩,所以每次给姑娘买的好吃的,我都会给他留着,程程什么事都愿意和我说。

那还是十五年前,小华来我们单位做零工,那时小华一家三口有房有车,小日子过的挺滋润。

小华个子不高,白白胖胖的,身材却是很匀称,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又直又长的黑发胜过当年电视广告里做飘柔的模特,小圆脸白里透红,笑起来嘴角两个小酒窝,瞬间能融化冬季的坚冰。

我们车间除了天车司机和库房是女的,其余都是男同志。小华是做班组辅助工作的,组里就她一个女的,她又爱说爱笑,脑子聪明,为人随和,很快和一起共事的同事打成一片。

车间调度于小宝有事没事就去找小华聊天,车间又吵又脏,余小宝有时就把小华带到我库房办公室,让她清净会。

我们是高温作业,夏季上早班,下午休息,余小宝就带着班组长、我、小华去游泳、唱歌、打牌,浴足,总之是什么好玩玩什么。

慢慢地,我发现余小宝不再带着我们一起玩了,我问小华,下午你也不叫我一起玩了。

小华和我已经很熟了,于是对我说:“下午我和小宝在一起。”

我这急性子,还没等小华说完就问:“你说的什么意思?什么你和小宝在一起?你俩……”

经我这一插嘴,小华倒是不好意思了,低着头说:“我们在一起了。”

“晕,你这才来了多长时间?你了解他多少?他有老婆;有女儿,还有,他老婆是厂里有名的泼辣媳妇,你知道吗?再说你来这打零工,还是你老公介绍来的,你老公和小宝关系挺铁,你也有老公、儿子,怎么能做这事?”

我彻底是醉了,小华这是想把两个好端端的家庭给毁了。

这就是小华嘴里的真爱,她每天下班跟着小宝好吃、好喝、好玩,家也不回了,老公也不要了,儿子也不管了,眼里、心里只有一个小宝,快活的生活让她忘记了一切。

2.
转眼两个人在一起纠缠三年多了,有一天小华对我说:“小宝说让我离婚,然后他也离婚,我们俩一起过,他希望天天和我在一起,你说小宝说的靠谱不?”

小华打电话说时,刚好是过完年,她也离开我们单位有半年了,因为她和小宝的事,我心里特别反感,所以小华走了,我和她没有再联系,没想到,她们竟然走到了这一步。既然小华问我,不管怎样我应该劝劝她,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

“小华,你还是好好想想,你和小宝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你老公也没说你什么,再说你们还有儿子,那么懂事,学习又那么好,你在外面玩玩也就算了,千万不能离婚,如果你离婚了他不离,你怎么办?”

“不可能的,小宝说他和他老婆没有一点感情了,两人这几年都没有夫妻生活,在一起也是凑活着。自从遇到我,他就找到了真爱,他现在一刻也离不开我,恨不得每时每刻和我呆在一起,只要我离了,他马上离,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儿子我也会带在我身边。”

“你爱他什么,就是他每天带着你吃喝玩乐吗?说白了,他就是个二混子,跟你玩玩罢了,在家里都是他老婆说了算,我还是劝你不要离婚,以后你会后悔的。”

“我再想想吧。”

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忍不住上班时找了小宝,问他到底对小华什么打算,如果真爱她,就把自己家里的事情先处理好,然后买个房子,给她一个安稳的家。

“我会处理好我和小华的事,只要她愿意,她离婚,我就给她一个家,我是真心的。”

听了小宝的话,我也替小华高兴,虽说她们这是婚内出轨,不道德,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谁也阻止不了。

时间过的真快,眨眼间,从白雪皑皑的冬季就到了,烈日炎炎的夏天。

第二年七月小华告诉我她离婚一年了,儿子中考成绩也特别好,考上了市第二高级中学,为了儿子,她离婚不离家,再说小宝现在还没买房,等有房子了她就和儿子一起搬出去。

于是小华就死心塌地开始了这种畸形的,违背道德的第三者生活。

小宝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小华吃喝玩乐,只要两人见面,小华每次都会问他什么时候离婚,每当小华问这个问题,小宝就用别的话岔开,或者说正在协商。

正当小华憧憬着她和小宝美好的未来时,我们单位因为经营不善合并了,小宝从车间调度成了一名普工,工作又累又脏,工资也下调了。

小宝工作的变动,对于小华这无疑是雪上加霜,她自己也是在外面打零工,工资也就两千,儿子上初中补课也要用钱,本来指望小宝能补贴点,看来是没希望了。于是小华打算加紧催促小宝离婚,可这也越来越难了,小宝从刚开始的每天约她,最后成了两三天约一次,她催的急了,现在一个星期才能见一次。

见了面,他们更多是呆在宾馆,除了做爱,争吵,几乎没有思想上的沟通。对于他离婚的事,小宝越来越敷衍,每次都说别急,正在协商,可小华离婚已经快两年了。

小华的前夫每次喝多了,就砸小华的房门。有次小华下班回家,刚进门就看到前夫衣衫不整地站在客厅,当她换鞋时,她前夫就冲了过来,一把从后面抱住她,把她脸板过来,满嘴的酒味朝她脸上喷去,双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小华一边哭着一边骂着,用手打用脚踹,可她一个女子怎是膘肥体壮的男人的对手,还好正当两人撕扯得不可开交时,门外有敲门声,接着是儿子叫门的声音。

一场意料之中的侵犯,总算是解了围。两个曾经的夫妻,前夫又正当壮年,虽说现在成了陌生人,可是在一个屋檐下,又怎能避免这种侵犯不发生。

小华心里充满了忧虑和焦躁,她更恨的是小宝,是他把她置于这种不仁不义之地。如果小宝不说娶她,她又怎么能把好端端的家毁了,现在过着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3.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天晚上小华下夜班从河堤上回家,虽说九点不是很晚,但秋季天黑的比较早,河堤上没一个人。她心里有点害怕,于是给我打电话,让我陪她聊聊,正当我俩聊的正高兴时,忽然手机里传来“啊”一声,再听不到声音了,我赶紧在手机里喊“小华,小华……”里面已经没有声音了,我再把电话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肯定是出事了,我喊上老公,骑上摩托车赶紧往河堤上去,没多久就到了河堤,我顺着河堤最西头开始喊,一直找了一个多小时,才在离河堤西很远的地方的草丛里找到了她。看到她时,她头上流着血,人已经昏迷了,我赶紧打120把她送到了最近的医院,还好检查说不严重,是有人从后脑勺拍了一砖,发现及时,没有大的问题。

小华因为和小宝的事和父母、姐妹都闹翻了,一年多了都没再联系,住院总得有人照顾,这可真成了棘手的事,没办法,我只得给小宝打电话。

小宝人是来了,就是不提交住院费的事,他看了小华的伤不算严重,就对我说他晚上还有事,明天再过来,这下我来气了,一把拉住他说:“今晚有天大的事,你都不能走,小华为了你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她离婚这都四年了,你答应的给她一个家,什么时候能兑现?她现在躺在这,你拍屁股就想走人,你让她醒了怎么接受这个现实。”

我硬拽着小宝办好了住院手续,交了住院费,晚上他留着照顾小华。

小华出院后,为了感谢我,约我一起吃饭。在饭桌上看着小宝给小华献殷勤的虚伪样,我一声没吭,小华一个劲地给我说,她住院时小宝有多好,对她照顾的有多周到,我除了打哈哈还能再说什么。

小华一门心思在小宝身上,对儿子的关心还是有所欠缺,儿子高考直接考砸了。按他以前的成绩和在学校排名,怎么也能上一本线,最后分数下来只能上大专,儿子懂事,知道家里没钱,没有要求复读,第一年就走了。

从别人口中,我知道小宝买房了,我还想着小华总算熬到头了,没想到,这房子是给他们一家三口买的,装修好就搬了进去,小华还蒙在鼓里。

我还是忍不住告诉了小华,想着她这次该清醒了,放手了。小华听了心里很难过,找小宝大哭了一场,最后经不起小宝的甜言蜜语,又和好了。

开始小宝还会每月给小华补贴点,最后反了过来,小宝只要在外面打牌输了钱都给小华要。

自从儿子上大学走后,小华也从前夫那搬了出来,每月不到三千的工资,要交养老保险、交房租、看病,每月儿子的生活费她是一分不出,都是前夫负担,给的少了,她就怂恿儿子再去要,儿子懂事,上学就开始勤工俭学了。可现在却要给小宝补贴,她倒是高兴的很。

现在儿子毕业,在偏远地区找了个工作,她还盯上了儿子的钱,作为妈妈,作为女人,小华这半辈子只活了自己一个人!

今年小华48了,为了这个情人她经历了原配和女儿,在大庭广众之下揪下她的头发,撕烂她的衣裤的双打;她经历了父母、兄妹的断绝关系;她经历了世人的唾骂;她也毁了儿子的前程。她为了这个情人失去了一切,可她值得可怜吗?

爱是什么?爱是相互付出;爱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在一起的心灵碰撞;爱是两个灵魂的相互依赖。

得不到祝福,不道德的爱情,结局只会是个悲剧。

作者:雨蝶y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65ad6369f421
來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