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B站做了半年UP主,有了这些发现

来源:新闻实验室(newslab)

再过几天,我在B站做UP主就要满半年了。

半年前的这个时候,费城还在下着暴风雪。我因为要研究共青团中央的社交媒体策略,便开始仔细观察B站这个此前几乎没有使用过的网站。在我此前的印象中,B站上面的内容就是动漫游戏和鬼畜,然后有很多人发弹幕,把画面都遮住了根本没法看。

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原来,B站上的内容相当多样,有日常vlog、美妆、美食,还有读书和学习UP主。(顺便说一句,把上传视频的人称为“UP主”,真是一种既中二又很萌的表达。)

于是我发了一条微博:“刚知道,在B站上面有up主发自己看书学习的视频,竟有好几万的观看。”这条微博得到了七十多条回复,很多人说自己早就知道了。

我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二次元文化我并不擅长,但是读书和学习,对于一个博士生来说不是太简单了么?

当然,事实证明,并没有那么简单。我在B站做UP主的这半年里,也是磕磕绊绊,算不上非常成功。但这半年的“参与式研究”下来,我确实收获了很多心得,当然还有很多欢乐。

根据B站今年上市时披露的数据,这个网站上有81.7%的用户是出生在1990年至2009年之间的。看看这个数字就知道,我肯定称得上是一名高龄UP主了。

在这半年里,我尝试了很多题材,这一方面是因为,进入比我小十岁的人的世界,我没有明确的方向感;另一方面,我也有很多想要分享和表达的,就一股脑都拿出来试了。

我做的第一类视频是“日常”。

也是在B站观察了之后才发现,原来大家那么喜欢看另一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不论是记录自己的一天、一周,还是分享自己吃了什么、穿了什么、买了什么,最受欢迎的视频都能有几万、几十万的点击量。

为什么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分享也会有吸引力?后来有人跟我说,看日常类的视频,就好像过了一遍别人的生活,实现了一种自己没能实现的可能性。所以,看似普通平凡,其实可以说是人的一种超越性的需求——超越此时此地的生活。

在日常类的视频中,我尤其注意到:在国外留学的女生(在B站上都叫“小姐姐”),做一期自己的日常视频,似乎非常容易就被编辑推荐上首页。我看到很多次,粉丝只有几十几百个的萌新UP主,第一次上传视频就被推到首页获得了几万点击,很是令人羡慕。

我的日常视频从来没有被编辑推荐过。我妄自揣测,主要原因可能是性别。似乎在B站上做日常、读书、学习类视频的人和看这些视频的人,都是女生居多。长得特别帅的小哥哥也有一定机率被推荐,我这样的高龄男UP主似乎就希望渺茫了。

日常vlog放眼望去全是小姐姐日常vlog放眼望去全是小姐姐

我做的第二类视频是“旅行”。

因为我在读博士的过程中经常出去开会,因此有了不少旅行的机会,也就想和大家分享,让大家足不出户就可以跟我一起旅行。不过,我精心拍摄并请朋友帮忙剪辑了两期关于荷兰的视频,点击量都不高,比我在上海拍的视频点击量更低。这也让我有些自我怀疑:难道大家不太想看国外的风土人情?于是我也不太想去碰那些在布拉格和布达佩斯拍摄的大量素材了。

第三类视频是读书和学习。

在B站上有好几个分享读书的知名UP主,比如小隐和Suelence——如前所述,这些读书UP主几乎全是小姐姐。她们一般每个月做一次读书分享的视频,讲讲自己这个月读了什么书,有哪些收获和感想。看上去很朴素的视频,有很多忠实的观众。

其实我能感觉到:大家在看读书和学习类的视频时,比起真的从中学到了什么具体的知识,更重要的是获得了一种陪伴感,一种上进心,一种好好学习的激励。我想,这也是这些坚持读书分享的小姐姐们最打动受众的地方吧。

而我制作的读书学习类视频,似乎过于强调干货的分享和知识点的传达。又或者,我只是做的时间还不够长,没有形成定期分享的规律,所以也就没有建立起那种陪伴感吧。

说起陪伴感,从七月中旬到八月下旬,我在B站还做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直播。

在B站上,视频和直播是两个有关联但是又相对独立的生态系统。很多知名UP主并不直播,而不少很火的播主也几乎不上传视频。

我做了一个来月的直播,固定在北京时间晚上10点,也就是我这边的上午10点,内容是和我一起来获取媒体上的信息。也就是,我读什么newsletter、看什么媒体制作的视频,大家就和我一起来读和看。我的这项直播实验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激发大家的好奇心,让大家知道读外媒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再感到遥远。

直播间改了几次名,最终大家都觉得可以的名字是“好奇直播间”。更长一点的名字是,“我们都对世界充满好奇”。

这是直播间的一位粉丝帮忙制作的封面这是直播间的一位粉丝帮忙制作的封面

最近三周,我还用周末的直播时间和大家连麦聊天,听大家分享自己的见闻和故事。有一位学人工智能的小哥哥还专门做了ppt分享机器学习的案例,一位小姐姐在公益圈的各类事件之后向大家普及了“公益”的真正内涵,也有好几个人讲述了自我探索和发现的经历,给大家很多启发。

现在大家陆续开学了,我也一样,不再有时间做每日直播了,也许只能每一两周播一次。如果要总结这个实验的成果,我觉得还是相当满意的——虽然我的直播间没有游戏主播、卖萌小姐姐、唱见小哥哥那么火,但每一次的直播还是分享了一些有意思的内容,激励了一些人吧。

有朋友问我,要做视频内容的话,为什么选择B站?

我说,因为B站是中国最像YouTube的网站,它有着最为丰富的UGC内容。其他像优酷腾讯什么的已经是主推自制节目了,并不是UGC为主;而抖音快手,还是太短,娱乐化的性质更强。

但B站比YouTube可能更有意思,因为它有着独特的社区文化。毕竟,这是一个从二次元文化发展起来的视频网站,而且至今仍然有着严格的注册门槛——成为正式会员,必须回答一套试卷。B站的社区感非常浓厚。

举两个简单的例子:B站粉丝达到1000之后,就可以设置“粉丝勋章”,提供给忠粉佩戴。而这个勋章的名字是可以自定义的,我给自己的粉丝勋章命名为PhD,也就是博士。换句话说,在B站上我成了“博导”,可以给粉丝授予“博士学位”啦。这种在UP主和粉丝之间建立关系的设置,是在其他很多社交媒体上没有的。

另外,B站的评论和弹幕确实好看,尤其是能够捕捉到年轻人了解些什么、喜欢玩什么梗。比如,我从大家的弹幕里知道了自己是“M唇”。也有人向我普及了“FFF团”是什么。

这种社区感,大概只有早期的知乎能够匹敌。但是开放注册之后的知乎,社区感已经被破坏了很多,而B站则在上市之后依然保持了相当的克制。

当然,说B站不被数据裹挟、不被互联网的流量经济影响,那也是不可能的。标题党、封面党的情况同样普遍,那些点击量巨大的低质内容,似乎暗示着B站也需要向数据妥协。

上市之后的B站也必然面临着更大的业绩压力上市之后的B站也必然面临着更大的业绩压力

B站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更好地分配流量。如果不被编辑推荐上首页,那么一个UP主是非常难以积累粉丝的。我现在有四千多粉丝,大部分是通过自己的微博等渠道引来的。如果我不是在微博微信等渠道已经有粉丝积累,那么也许在B站只会有四百个粉丝。

我前几天还看到一个UP主,他很用心地制作了几十个关于视频剪辑制作的视频,质量不错,但一直不火。直到前几天,他做了一个关于“做UP主之后得到多少收入”的视频,被编辑推到首页,突然火了起来。但事实上,这个让它火起来的视频,从质量上来说完全算不上他的代表作,只不过因为符合了对话题的期待,所以得到了巨量的曝光。

讽刺的是,我前两个月认识的UP主@夏目坂艾米 也是在做了几十个视频之后,因为一条“通过B站激励计划获得了多少收入”的视频突然涨粉好几千。这似乎成了一个规律:认真做几十条视频,不如做一条自曝B站激励计划收入?

和文字、图片类内容比起来,视频内容制作的成本是要大得多的。可以想象,一些UP主在做了几个视频之后发现没有人看,很可能就会放弃。长此以往,B站多元化的生态也就会衰退,流量和资源向头部大号、向那几个反复出现的热点话题靠拢。接下来,B站也许应该更多地依靠编辑+人工智能的方式,让全站流量获得更均匀的分配,让更多UP主、更多类型的话题、更多风格的视频都有机会C位出道。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