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私有化”特斯拉失败,怪空头咯?

文/加州分析员(ca-alpha)

特斯拉的“私有化”闹剧持续了两周,近日终于由马斯克在博客公告终止私有化而结束。这是在特斯拉和马斯克雇佣了高盛和摩根斯坦利这两家做并购最牛的投行之后的无奈之举,可见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那也是,如果连科网股的last resort软银都嫌贵(传闻中的2017年私有化谈判期间股价最高为320美金/股,更别提之后特斯拉又多借了超过20亿美金债务),也很难想象有哪些大资金能在420美金/股接盘。或者,马斯克的打开方式不对,应该找临港新城爸爸(某朋友语)。说笑了,能拿几百亿美金出来,还不如去支持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们。

各方面信源都指向了所谓的”funding secured”远远没有达到secured的程度,而“只剩下股东投票表决了”则更是离谱,董事会连收购方案都没收到,拿什么给股东表决?回看马斯克两周前以及今天对股东关于私有化态度的描述,就可以知道精分到什么程度。

马斯克为了打击他所痛恨的空头,发表不切实际的言论,结果引来了美国证监会SEC的调查和传票。所谓不作不死,马斯克原来可以通过第三/第四季度的短暂盈利去挤一下空头,可是目前SEC的介入和操纵市场的质疑将会严重影响特斯拉在二级市场上融资的可能性。作为持股大头的共同基金要继续参与融资,先不说基金内部合规部门能不能放行,基金经理本身也会面临极大的职业风险,这对流动性十分紧张的特斯拉不是好消息。能够让特斯拉喘一口气的方案之一就是像Paypal董事会一样把马斯克踢开,尽量将其个人和公司分离。

而接踵而来的投资者诉讼也会是公司的巨大风险。自马斯克宣布私有化以来,特斯拉成交股数达到1亿6千万股,交易股票市值高达500亿美金。这里面既有部分空头止损,也有听信马斯克私有化的多头,现在基本双方都有潜在理据去起诉特斯拉和马斯克操纵市场。这种官司一打就N年,同样会成为基金合规部门或者ESG条款阻挠基金经理继续持有和买入的理据。

这一切都由马斯克对空头的憎恨而起。过往二十年,美国上市公司CEO能对空头那么憎恨的也就只有安然CEO Jeff Skilling了。马斯克犯了上市公司的大忌,就是不要浪费精力和空头对骂。即使是特斯拉的坚定支持者也认为马斯克应该集中精力在公司运营上,用实际业绩去证明空头的错误。可惜马斯克不争气,不但业绩不行,还浪费大量精力在社交网站上和反对者以及空头互怼,话题包括但不限于挤死空头,骂泰国救人英雄恋童癖,怂恿粉丝去骂记者等。

华尔街日报做过统计,马斯克高居上市公司CEO发推排行榜第二位,而且大部分是回复(黄色部分)。更搞笑的是,马斯克发推时间贯穿24小时,他只不过是睡在工厂沙发上发推而已。

另一位被空头大举做空的公司CEO就树立了对抗空头的榜样。奈飞CEO Reed Hastings在2010年的时候就用公开信的形式回答了一个著名空头的质疑,详尽解释了对方为什么看错,然后该干嘛就干嘛去,不带走一丝云彩。

更令人称奇的是,马斯克一直投诉空头对特斯拉股价造成影响,可是著名空头(包括Chanos和绿光)一直都是凭事实说话。反观马斯克则是在互联网不断发布虚假消息企图去挤爆空头,包括而不限于虚假产量预测,虚假盈利预测以及这次funding secured的私有化建议等。只要看一下特斯拉过去十年的业绩,就知道过去几年那些声称要长期投资特斯拉的多头错得有多么离谱。

收入的增长不能转化为利润或者现金流,只不过是持续负债撑起的销售而已。

从Model S开始到现在Model 3, 马斯克都会画一个盈利将至的大饼。这次Model 3也不例外,只能趁着初期高端订单和至少每季度2亿美金的零排放补贴来支撑一到两个季度的短期盈利,但是难以转化为持续的盈利。简单来说,空头的做空是根据事实和准确的模型预测(based on fact),而多头的做多是根据希望(based on hope)。投资不是请客吃饭,还是少点hope好一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