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一下,冰毒到家?

来源:市界(newsseeker)

滴滴不顺风。

8月24日,浙江温州乐清市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过程中,遭司机奸杀。距离祥鹏航空21岁空姐在郑州搭顺风车被司机杀害,才过去三个月,本次事故发生之前滴滴还推出过“史上力度最大的整改”。

滴滴顺风车的安全问题再次备受质疑。

市界梳理法院判决书发现,带着“原罪”出生的滴滴顺风车,早在2017年已经发生过司机杀害女乘客的事情,而该案件在网上几乎搜索不到任何报道。

乘客遭性侵、杀害之外,滴滴顺风车还成为毒贩的帮凶,沦为毒贩的运毒、贩毒“工具”。据市界不完全统计,毒贩利用滴滴顺风车运毒、贩毒的案件两年内已达到24件。

  两年卷入24起贩毒案件

  滴滴顺风车可以顺人,同理也可以顺“货”。

2017年8月11日,毒贩孙善成接到刘某购买冰毒的消息,刘某随即通过微信转账400元给孙善成。亲自运送冰毒风险太大,孙善成想到时下最“安全”的方式,滴滴顺风车。既可以随叫随到,又免除了快递安检环节,还不用暴露自己。

孙善成收到转账后,立即在手机上下了一个滴滴顺风车单,司机潘某接到这个单,到达约定位置后,孙善成交给潘某一个快递盒子,上面注明了联系电话和收货地址。潘某将盒子运到指定位置,刘某出现,将盒子取走。

刘某收到“货”之后,在微信上跟孙善成说“收到货了”。根据警方的调查,刘某从下单,到收到“货”,大约只用了一小时。滴滴顺风车司机潘某,在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完成了贩毒中最为关键的一环。

验证滴滴顺风车的“安全”性后,8月19日,刘某再次购买冰毒,孙善成以同样的方式,运送1克冰毒给刘某。2天后,孙善成又通过滴滴顺风车运送1克冰毒给刘某,并成功送达。收到“货”后,刘某怀疑冰毒质量不行,要求退货,两人商定见面交易,这才被警察抓获。

发现滴滴顺风车这个安全的“运毒工具”还有成都一贩毒头目“某姐”,在“某姐”的安排下,80后重庆小伙吴有瑜承担了贩卖毒品的联系事宜。2017年2月中旬,毒品买家电话联系吴有瑜求购2公斤冰毒,吴有瑜将求购信息转达给“某姐”,在“某姐”指导下,交易以4.4万元一斤的价格达成。

2月21日中午,“某姐”电话安排吴有瑜前往成都市取毒品。吴有瑜按照指示约了一辆滴滴顺风车,从重庆到成都取“货”,与“某姐”见面后,“某姐”将装有冰毒的袋子交给吴有瑜,吴有瑜约滴滴顺风车成功把2公斤冰毒带回到重庆的家中。

如果没有滴滴顺风车的协助,吴有瑜的运毒过程将比较困难,因为乘坐任何公共交通工具都可能面临被安检检出毒品的风险。而乘坐滴滴顺风车,不仅可以点对点直达,还可携带毒品,不用绞尽脑汁藏毒。

90后毒贩陈易杰正是看中滴滴顺风车的“安全便利”,决定乘坐滴滴顺风车来运送毒品。他将冰毒分装为7袋,藏带腰带的夹层内,2017年7月27日,他通过滴滴约到一辆从广州到郑州的顺风车。到达郑州后又约了一辆郑州到廊坊市香河县的顺风车,抵达后,又换了一辆从香河到北京市通州区的顺风车。

借助滴滴顺风车,在7月29日,陈易杰成功将38.75克冰毒从广州运送到北京。

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信息,市界不完全统计发现,毒贩们通过滴滴顺风车运毒、贩毒的案例高达24件,全部都发生在近两年,并呈现出越来越多的趋势。

默许违规营运

滴滴官方从未宣传其“快递”功能,但实际操作中,有不少人通过滴滴顺风车成功运货的案例,司机亦默许这种行为,这为毒贩提供了可趁之机。

滴滴顺风车运营方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其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推广,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等,并不涵盖物流快递业务。今年4月份,国家邮政局公布的《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企业信息,其中也没有滴滴的身影。

这意味着,滴滴顺风车承运快递业务是违规的,但作为运营平台,滴滴顺风车对承运货物的司机没有相关的警告和处罚措施。

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告诉市界,“滴滴顺风车运送货物处在一个监管的灰色地带,而滴滴出于业务量的考虑,选择默许这种行为。”他表示,我国对快递业务是有资质要求的,需要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但是滴滴并未声称进军快递业务,因此处于一个监管的灰色地带。

徐勇提到,执法部门一旦发现滴滴顺风车在实际运营中有快递业务,那么滴滴顺风车将因违规经营而受到处罚,但目前执法难度比较大,只能靠滴滴自律。

滴滴自律的缺位,被毒贩趁机钻空,让滴滴顺风车成为“优秀”的运毒工具。

一位一线缉毒警察告诉市界,现在我国的公共交通工具,比如飞机、火车、大巴,在乘坐之前都会过X光机,如果携带毒品非常容易被检查出来,因此很少有毒贩通过公共交通工具来运毒。

当下比较多的运毒方式是通过私家车、快递的方式运毒。上述缉毒警察告诉市界虽然部分重要的高速路上设有毒检站,但考虑到交通通畅的问题,只能进行抽检,而且毒检站并未形成全国性的网络,所以通过顺风车运毒,不易被查到。

▲ 电影《李米的猜想》毒贩搭乘出租车▲ 电影《李米的猜想》毒贩搭乘出租车

 

他分析,通过顺风车完成毒品交易,毒贩不会留下个人信息,即使查到毒品,追溯毒品来源时,因为顺风车的不确定性,排查起来比较困难。在快递实名制的情况下,通过顺风车给吸毒者送毒品,比通过快递运毒风险更低。

在自律问题上,滴滴的“师父”Uber在进军快递业务时做出了表率,Uber在2014年推出的快递业务UberRush。具体的使用方法就像叫车,打开Uber选择UberRush,给自己定位或者标记一个取件位置,Uber告诉你过多久“信使”就会过来取件,然后你就可以根据Uber软件上看到物品移动的情况。

UberRush在Uber界面是独立开来的,而非跟滴滴一样,即使运货也是通过下单顺风车来完成。Uber还会对“信使”团队进行管理,在“信使”的招募信息中,Uber要求“信使”必须是年纪在21岁以上,有公交车卡,接受Uber的培训,且必须通过Uber的背景调查、面试和筛选、作为“信使”后继续接受Uber的服务质量调查。

重罪前科顺利注册

性侵者、毒贩为何偏爱滴滴顺风车?

定位“社交”属性的滴滴顺风车,诞生之初就以“性”为主打,时任总经理黄洁莉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提到,“滴滴顺风车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打。”

在功能设置上,顺风车上线之初,乘客的性别、头像,司机的车型、头像、名称等信息均相互可见,司机还可以对乘客进行评价。有部分女乘客得到“颜值爆表”“声音甜美”“美女下车时丝袜容易走光看得想入非非”“美的不要不要的”等露骨评价。

滴滴顺风车的“社交”定位,吸引众多想入非非的男司机加入。根据滴滴2016年披露的数据显示,滴滴顺风车车主的平均年龄为32岁,男女性别比为6:1。

不遗余力推广“社交”属性外,市界调查发现,对比快车、专车车主,滴滴顺风车对车主的要求和审核标准偏低。

“滴滴顺风车”叫做“合乘车”,又叫“私人小客车合乘”、“拼车”,它是一种居民互助、互相分摊出行成本的绿色出行方式,不以营利为目的,不受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制,无需考取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证。

早期滴滴对顺风车司机要求宽松,对驾驶员资质、驾驶员培训均无要求。即使经过多番整改,8月26日,市界登陆滴滴出行APP进入顺风车接口发现,认证成为顺风车主需要先选择注册车辆的品牌、车型以及颜色,之后上传证件信息,包括上传本人驾照、本人或他人的行驶证,最后提交平台审核。

其中对于车主要求包括符合机动车驾驶条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驾龄需在一年以上;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三证真实有效,凡吊销、暂扣或注销状态的证件,不允许注册。驾驶证的准驾车型在C2、C1及以上;无刑事犯罪记录、吸毒记录。

市界注意到,滴滴顺风车注册车辆可以不在本人名下,只要提供车辆所有人姓名、车牌号、行驶证注册日期、行驶证照片即可。

而滴滴顺风车的账号绑定规则显示,一个账号只能绑定一个驾驶证。一个账号最多可以同时注册两辆车。同一辆车最多可以被三个人使用。

三个月前,吉祥航空空姐遭滴滴顺风车车主杀害,凶手刘振华接单的账号属于他父亲的,但他却正常通过了滴滴顺风车注册时的三证验真、犯罪背景筛查和接首单前须进行人脸识别等安全措施。

根据海淀法院网发布的文章《滴滴出行车主犯罪情况披露》,文章提出“滴滴平台的管理模式中确实蕴含着安全风险”,并举出刑事司法实践的案例。

案例显示,宋某系滴滴专车注册司机,曾因犯盗窃罪、组织越狱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2010年2月1日刑满释放。2017年8月,其在火车站附近拉黑车(未通过滴滴接单)过程中以“我蹲了12年大狱,我弄死你,信不信”等语言威胁乘客,并强行发生性行为。

尹某系滴滴出租注册司机,曾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1998年1月2日减刑释放;后于2015年在行驶过程中驾车拖拽欲上车乘客(未通过滴滴接单)致其轻伤一级;后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姚某系滴滴专车注册司机,曾因犯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2010年12月刑满释放;后于2015年因殴打多人,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上述司机均有前科,却顺利注册成为滴滴司机。

根据CNN2017年11月的报道,Uber因司机背景审核出出问题,纵容有犯罪前科的司机通过背景审核,被科罗拉多州公用事业委员会开出890万美元的罚单。“我们已经确定优步有背景检查信息,根据法律应该取消这些司机的资格,但他们无论如何都被允许开车,”该委员会负责人Doug Dean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行动使乘客的安全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然而,即使滴滴顺风车对车主的要求,在经过整改后有所提高,然而市界在一个名为“东营滴滴司机交流群”发现,群主公然声称,驾龄不够车超龄的,二次验证的,过脸等问题都能解决。

滴滴顺风车在经营管理上暴露的风险已经引起监管部门注意,8月26日,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要求滴滴公司举一反三,吸取教训,全面排查整改网约车平台存在的安全隐患,坚决杜绝以顺风车名义组织非法网约车的经营行为;从现在起,不得再新接入未经许可的车辆和人员,并加快清退已接入的不合规车辆和人员。

经历二次整改的滴滴顺风车,还能顺风么?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