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孵化器的中国江湖

文/硅谷Garnett

  来源:黑糖可可(CoolCocooo)

  可可的话:

  纽约的早八点,也就是加州夜里五点,我在硅谷那的投资人朋友Garnett终于发来了这篇word文档。

  编年史的笔法,宏伟的叙事,里面的大学路165号和所有机构以及名词,都是我在硅谷的四年里再熟悉不过的。

  从历史角度和全行业角度,他一点点从侧面诠释了硅谷孵化器入华的思考、竞争、转型、和规划。文里有中美贸易战的金戈铁马;有经济硬着陆的严冬开端;有新老玩家的逐鹿江湖,以及很多中美创投圈不得不说的故事。

  如果去梳理孵化器行业的生态环境,每3-5年是一个完整的周期:

  05、06年YC和Plug and Play成立;10年500 Startups、WeWork、Rocket Space在金融危机后崛起;15年随着中国“双创”引发海外孵化器入华的爆发。2018年,就在最近陆奇携硅谷最牛孵化器YC入华,业界期待一个新周期的到来。

  Garnett说,谨以此文,纪念一个时代的终结,和另一个时代的开端。

  你也发现啦,可可的这个个人号上总是很长很走心的文。第一次发朋友的东西,也希望你能够喜欢。来看Garnett这篇,《硅谷孵化器的中国江湖》。

  “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锐不可当。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

  ——吴晓波,《激荡三十年》”

  1998年的一个夏天,被后人称为硅谷之父的Ron Conway走出Palo Alto市大学路165号大门时,他可能不会想到这个地方会被好友Paul Graham称为“The Lucky Building”,因为入住过早期的Google、Paypal、Danger和Logitech被列入硅谷创投圈知名景点。而他即将要投资的Google,也会在未来的20年里披荆斩棘,一路高歌。

  他可能更不会想到,近20年后, Paul Graham创立的YC与大学路165号建筑拥有者、伊朗兄弟Rahim Amidi 和Saeed Amidi 所建立的Plug and Play将成为硅谷孵化器的标杆,而当时寂寂无闻的中国市场也将开启硅谷孵化器的另一个大航海时代。

Google早期团队在大学路165号办公室Google早期团队在大学路165号办公室

  自2010年中国双创兴起以至爆发以来,硅谷一线孵化器先后瞄准了这个充满活力的市场,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是指2015年国务院颁发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政策利好,地利是指中国广阔的市场和二十年积累的生产能力,人和则是中国前赴后继的创业者们,以及不断成熟的创投生态系统。

  于是,就有了2013年500 Startups设立大中华区办公室,成为第一个进军中国市场的一线孵化器; 有了2016年Plug and Play入驻中关村智造大街,并在三年之内设立8个地区办公室和8个垂直行业;有了2016年海航集团向Rocket Space投资3.36亿美金,开启一系列本土化和全球化布局;还是2016年,孵化器中不是来自硅谷、但估值最高的Wework宣布进军中国,并在之后引发了优客工场收购洪泰创新空间,优客工场与WeDo和无界空间合并;Wework并购裸心社等一系列共享空间行业震荡。

  以及,2018年8月14日晚,YC任命前百度COO陆奇为YC中国CEO,硅谷最负盛名的孵化器和“硅谷最有权势的华人”出席在中国创投市场的时间或许晚了点,但并没有缺席。

  而海外孵化器在中国新时代,也即将到来。

  硅谷:几个流传甚广的故事

  说来,硅谷孵化器的故事很多都与大学路165号相关。

  首先是大学路165号财产拥有者Rahim Amidi 和Saeed Amidi先后投资了Paypal和Danger等租客,通过Paypal先后认识日后声名显赫的Peter Thiel(Founder`s Fund创始人)、Elon Musk(Tesla和SpaceX创始人)、Steven Chen(YouTube创始人)、Reid Hoffman(Linkedin 创始人)、Dave McClure(500 Startups创始人)等人。收获颇丰的他们于2006年买下位于Sunnyvale的飞利浦研发中心,成立Plug and Play,正式开始了孵化器+投资的业务。

Palo Alto大学路165号,很多孵化器的故事在此起源Palo Alto大学路165号,很多孵化器的故事在此起源

  在Plug and Play成立前一年,旨在挖掘“耐力、贫穷、无牵无挂、同僚和无知”的年轻创始人潜力的YC在波士顿成立,创始人是曾在1998年将创业项目5000万美金卖给雅虎的Paul Graham。据纽约客的报道,“当时入选的八家年轻创始团队,得到的是每个创始人人均 6000 美元的资金,Graham 的建议和亲自下厨的家常炖鸡,以及在那个夏季结束时可以向他的富裕朋友们做十五分钟演讲的承诺。”

  这八家公司中包括美国版的百度贴吧 Reddit,两年后的一批公司中还包括Plug and Play投资的,于2018年完成IPO的Dropbox。

  2009年,先后投资了Google、Facebook、Eventbrite等一线硅谷公司的Ron Conway和Yuri Milner决心投资YC的所有项目。当时, YC成立仅仅四年,便产生了5次收并购(Reddit,Omnisio ,Zenter ,ClickPass,Auctomatic)。另有诸如Loopt, Justin.TV, Heroku, Dropbox, ZumoDrive等运行良好的优秀项目。

  而成立4年的YC,当时的融资额度仅为2百万美金。这笔资金建立了著名的“10多万美金,7%股份”的YC模式,被各路孵化器沿用至今。

  另一个与大学路165号颇有渊源的是500 Startups,创始人Dave McClure曾在2001至2004年担任Paypal的市场总监,亦曾为Peter Thiel管理其久负盛名的 Founder’s Fund。2010年,Dave McClure租下位于山景城的办公室,以投资500家初创公司为目标,每年三次为全球创业公司在硅谷进行3-4个月的“孵化训练”,同时提供1万-25万美元的投资,依据公司估值不同获得创业团队5%的股份。

500 Startups是布局中国最早的硅谷一线孵化器500 Startups是布局中国最早的硅谷一线孵化器

  同样在金融危机后成立的孵化器还有2010年成立的WeWork和 2011年成立的Rocket Space,前者成立一个月便实现盈利,2015年7月估值达到100亿美元。后者则由Duncan Logan在旧金山创办,致力于为科技类初创公司提供早期的办公场地、创业咨询以及其他活动服务。

  知名记者Tad Friend在他对孵化器的思考中写道,“自 2005 年 YC 建立以来,各个地方的孵化器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帮助创业公司从一行代码发展成为一家真正的公司,以换取 5% 到 7% 的创业股权。孵化器们通常提供 1.5-10 万美金、集中于三个月时间的咨询服务、介绍各种导师资源,以及在最后设立一个 Demo Day(演示日),投资人们会在这一天集体验收成果。

  2012 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几乎一半的北美孵化器都不能孵化出哪怕一家获得风投资金的创业公司。”

  但必须承认的是,当硅谷的玩家开始瞄准中国市场的时候,他们各自均已在业内声名显赫,各有千秋。

  首当其冲的500 Startups在其成立三年后(2013年)就吹响了进军中国的号角,成为硅谷布局中国最早的孵化器。而2016年入华的孵化器中,Plug and Play坐拥戴姆勒、宝洁、联合利华、松下、飞利浦、博世等大企业资源,开发出了企业付费咨询+投资的生态模式,将企业创新与全球化布局合称孵化器3.0;Rocket Space 在整个旧金山市区声名远播,仅用四年就构建了自己的创业社群。对接了Uber、Spotify、Zomato、Leap Motion、Kabam等明星项目。除此之外,来自纽约的WeWork携4.3亿美金融资入华,携手老牌资本联想控股和弘毅资本,继续贯彻其“空间即服务”(space as a service)的全球化布局。

  硅谷厉兵秣马,中国拭目以待。

  中国:一个注定要适应的市场

  在未来的中国创业史上,2015年的地位举足轻重。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2015年达到高潮

  然而中国市场的火热却映衬了美国孵化器的水土不服。据36kr在2015年的报道说,“整个2015年,成立五年、全球投资超过1400家创新公司的美国著名加速器500 Startups,在中国大陆只投了一个项目。”

  据时任500 Startups 大中华区CEO马睿对36kr总结,一方面2015年A股市场如火如荼、新三板被寄予厚望、中概股私有化大潮轰轰烈烈,中国创业者如今已开始思考美元基金的核心意义。

  另一方面,对500 Startups而言,放在整个全球投资组合里比较,中国的创业公司实在是太贵了。马睿在报道中说,“一般孵化器给的项目我会先看描述,有意思的打开PPT看,但基本上估值都是八千万、一亿的。如果不是几千万的,都不是在一线城市。”

  传统硅谷孵化器的投资额度,在几万到几十万美金之间,可能都不足以支撑一个中国Pre A轮项目百分之一的份额。

  500 Startups不是唯一一个努力适应中美差异的孵化器。

  Plug and Play大中华区总裁徐洁平总结,“我们在中国犯了很多错误,其中很大的一点就是忽略了中美的差异。两国创投市场的共性是很强的,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大的创业者社区、不断丰富的创投生态圈等等。

  但是,Plug and Play刚到中国的时候,以早期投资为突破口,像硅谷一样关注中国大学生创业和早期科技项目。这是典型的硅谷模式。

  仔细思考,在中国真的可以像硅谷一样进行早期科技投资吗?尚在中国大学学生真的可以像美国高校里出来的创业者一样成熟吗?中国真的有像硅谷一样的科技聚集地吗?”

  现在看来依然还都是问号。

  徐洁平反思,硅谷孵化器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二个问题,是忽略了对自身创投生态系统的构建。在硅谷,Plug and Play有着引以为傲的孵化+投资+企业创新的生态,不论是十余个行业加速器中每年两期、每期加速营和企业合作伙伴共同筛选的20余个具有应用场景的项目,还是Plug and Play在硅谷每年完成的100多家投资,抑或200多家企业付费会员生态网络,都足以让其在整个硅谷创投生态举足轻重,不容小视。

  然而面对中国市场与众不同的国情,整个生态系统都发生了迟滞。

  2016年,WeWork首次进入亚洲即在上海开设了第一个办公地点,以彰显进军中国的决心。两年多后的2018年年初,WeWork中国依然只有北京和上海的十几个办公地点。根据环球网的报道,“2018年4月, WeWork斥资4亿美元并购中国另一家联合办公品牌裸心社。合并后, 中国WeWork的办公地点提高到了40,会员数量提升到20000。 但裸心社也只在北京、上海两座城市发展,中国WeWork的城市覆盖量还是两个(不含香港)。”

  这与软银中国、联想控股背书、中国50亿美元的估值形成了鲜明对比。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与硅谷孵化器水土不服相对应的,是中国竞争对手的反应速度。

  据报道,承载着“双创”的政策利好和36kr强大媒体资源的氪空间仅在2018年第一季度新签物业面积就达到15万平方米,氪空间创始人刘成城曾对媒体表示,目前氪空间每个月新拓展的面积5万平方米,这一数字比中国WeWork在2017年全年新增的面积都多。

  而WeWork另一个本土竞争对手优客工场的速度,仅用下文的三行文字就可以体验:

  2018年1月3日,优客工场完成对洪泰创新空间全资并购。

  2018年3月9日,优客工场完成对无界空间的并购。

  2018年3月26日, 优客工场和wedo联合创业社联合发布消息称, 双方即将完成合并。

  香港创业创新研究院院长曹仰峰将中国本土孵化器的优势总结为三点:对本土市场的洞察力和顾客需求的把握;背靠母国市场的企业和人力资源优势,以及相对灵活的长期激励机制。

  无独有偶,除了本土孵化器的破釜沉舟,企业孵化器的活跃也让整个行业更加热闹。

  微软加速器在中国创业者圈子中口碑颇优,其低至1.5%的的录取率和优厚的办公资源、不向入选企业收取费用和股权的风格直接彰显了微软的财大气粗和布局云计算的雄心壮志。仅观察2016年初的微软加速器第 7 期名单,就可以发现其中不乏禾赛科技、GrowingIO、助理 “来也”、Ping++、乐驾科技等优秀企业。

微软加速器在中国颇具盛名微软加速器在中国颇具盛名

  同样,人工智能标杆企业百度也开放了一系列技术,打造AI加速器这一自由生态。百度 AI 技术生态部总经理喻友平在Launch Day表示,“百度开放了一系列基于深度学习的能力,包括但不限于语音、人脸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知识图谱、数据智能等,几乎涵盖目前已知人工智能的所有技术领域。我们提供的不仅是 API 接口,而是综合的、解决场景化需求的一体化解决方案,可以让开发者、合作伙伴快速加入。”

  同样以“赋能”为核心,百度选择的是开放AI技术,腾讯选择的是教育。疑为对标湖畔大学的青藤创业营由腾讯和长江商学院合作。据投资潮报道,青腾创业营自2015年7月创立,走出9家独角兽企业,9家公司上市或挂牌新三板,35家公司估值超过10亿元,项目总估值从约760亿元飙升至约1700多亿元,其中10家公司还获得了腾讯投资。

  此外,依托企业资源的还有万向新链加速器、洪泰智造工场&腾讯云创业加速营、普华永道张江数字医疗健康加速营、基于ARM的安创成长营、万达创新加速器、戴姆勒的Startup Autobahn、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更何况还有各个高校、地市政府、传统企业、民间资本运作的孵化器……

  一时间,中国市场烈火烹油,花团锦簇,好不热闹。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面对这样的市场环境,硅谷孵化器纷纷进行了新一轮布局。

  在中国动静最大的是估值仅次于Airbnb和Uber的WeWork。2017年8月,WeWork获得软银44亿美元的融资,估值高达200亿美元。大中华区总经理艾铁成表示WeWork每年指数增长的诉求让他发现公司真正缺的不是租房和会员,而是怎么快速地满足这些诉求。WeWork的长租约模式(至少15年,国外20-30年)也可以让WeWork在共享空间的谈判中取得更多筹码。

  为了进一步布局中国, 2018年7月27日,独立拆分的WeWork中国宣布获由挚信资本、淡马锡控股、软银集团及弘毅投资领投的共计5亿美元B轮融资。

  其中,WeWork从地产模式向企业服务的转型功不可没。如孙正义所说,“WeWork 利用最新科技和自己的数据系统,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工作的方式,成为一家服务于商业地产、提供企业办公解决方案的科技公司。”

  微软、通用电气、戴尔、黑石、阿里巴巴、滴滴、汇丰银行、ofo 等中国企业都先后成为 WeWork 的客户。

WeWork中国上海办公室WeWork中国上海办公室

  受到冲击亦大亦小的,是被海航投资的Rocket Space。这个对创业项目只收取租金、不要求占股的孵化器几乎从不举办项目路演,因为独特的地理优势和丰富的企业资源在旧金山的价位比很多同行要贵得多,在湾区对创业者和合作伙伴搭建关系的资源对接也做得有声有色。

  2017年12月,Rocket Space (中国)CMO周立玮表示,公司在国内的目标“第一帮助海航在全球找到与其业务相关的技术和创新。第二如果找到后必须作出投资或者并购,最后引导并购或者投资的团队来到海口发展他们的业务。”

  到了2018年上半年,海航母公司出售多处资产,开始了其瘦身去杠杆化的艰难旅程。对中国市场浅尝辄止的Rocket Space 官网上的中国科技营依然处于未开放状态。

  Plug and Play的选择是深入贴近中国市场、打造生态、以及重视现金流。

  截止到2018年7月下旬,Plug and Play中国已开设了9个行业领域。包括零售、移动出行、旅行科技、地产科技、供应链、物联网、大健康、金融科技、和保险科技。让跨领域的创新成为可能:医药企业可能需要物联网技术的支持,零售行业可能也需要引入区块链金融技术,这些技术和应用场景都可以在Plug and Play的垂直领域中灵活转换。Plug and Play 大中华区总裁徐洁平说,“2018年,我们一方面要做的更国际化,另一方面做的更接地气。二者结合,发挥跨境和企业资源的优势。”

  更国际化的战略是指Plug and Play目前覆盖10多个国家和27个办公室,以进一步贴近大企业诉求和完成跨境项目收集,而除了已有的德国、法国、荷兰、日本、新加坡等办公室之外,在韩国、哈萨克斯坦等地的布局已经开始。另一方面,Plug and Play的更接地气体现在贴近中国企业和政府诉求中,除开云集团、强生、飞利浦、Visa中国等知名外企之外,京东、龙湖、软通动力、万达、上海汽车城等本土巨头也都是其付费会员。

  而企业成为Plug and Play会员的核心目的,是公司海外扩张的诉求和引入全球技术的野心,这个诉求一直存在,且越来越旺盛。

  徐洁平说,“Plug and Play是很硅谷的风格:我们埋头做事,往往忽略了本身品牌形象的传播和创投社群的打造,更忽略了整个创投生态的建设。现在市场上依然还有人认为我们仅仅是一个早期投资机构,或者仅仅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孵化器。其实我们是一个真正的、囊括产业生态链各个环节的生态系统。”

  秉承打造生态的理念,Plug and Play在国加紧投资业务,目前在中国投资项目已过两百。

本土化和国际化是Plug and Play在中国的两个主题本土化和国际化是Plug and Play在中国的两个主题

  而一度将中国落地重心放回硅谷投资的500 Startups, 也在2017年2月宣布由前海豚浏览器海外市场副总裁杨珮珊(Edith Yeung) 接替马睿成为新一任大中华地区主管及合伙人。

  截至今日,500 Startups的中文官网写道“我们已在全球 60 个国家投资了超过 2000 家新创公司。已投资 30+ 家在中国成立的初创公司。”

  2018,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仔细思考整个孵化行业,其实是以3-5年为周期的。

  2006年左右,YC和 Plug and Play先后相继成立,并先后度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

  2010年左右,500 Startups、WeWork、Rocket Space相继成立。

  2015年左右,随着“双创”运动的产出与爆发,Plug and Play、500 Startups、WeWork纷纷在入华,Rocket Space也于此时宣布了海航的投资。

  2018年,在经历了思考、犹豫、徘徊、推动、奋起、布局后,行业地位超然的YC终于宣布入华。而带领YC入华的,则是离开百度后间接让前东家市值蒸发近千亿的陆奇。

YC和陆奇珠联璧合,剑指中国YC和陆奇珠联璧合,剑指中国

  根据YC大中华区新任CEO陆奇的规划,“YC 中国的新业务会包括1)创业孵化、2)人才培训、3)科研和4)公益。”36kr在专访中提到,“这些在陆奇的计划中,都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运作。他要的不仅仅是新技术,技术只是变革社会的一种能力;他要建立新的生态支持新技术对社会的变革,那才是他心目中新世界的正确打开方式。”

  陆奇说,四项业务中计划最先开始的是孵化营,因为可以充分利用到YC的课程、校友网络以及品牌的背书。

  YC在中国的情怀和野心下,隐藏的是其2013年后光环逐渐消退的暗淡。据硅谷密探引用的“CB Insights统计,YC孵化的创业公司中,估值排名最高的前十三位全部诞生于2005至2013年;换句话说,YC 2013 年之后孵化的公司再无亮点。”

  同样如硅谷密探所写:

  “YC 的迅速崛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的体系,然而世界在变化,它的体系却从没作出过相应调整。每个入选 YC 的创业公司,一开始都会拿到12万美元的种子投资,然后它们会经历三个月的培训、包装,之后再进入外界投资人的视野。作为回报,YC 会拿走创业公司 7% 的股份,这个铁规矩自 YC 成立起从未变过。

  站在 YC 的角度看,这种 “广泛撒网、捞到一条大鱼就赚翻” 的商业模式无可厚非,因为公司也需要利润维持;然而事实是,十年前的12万美元远比今天的12万美元值钱 —— 几年前的种子轮多为几十万美金,现在的种子轮动辄几百万美金,12万美元真的早就不算什么了。

  另一方面,十年前创业浪潮兴起不久,创业者普遍缺乏经验,所以业界人士和导师的指导显得格外宝贵;然而今天在美国,特别是硅谷,创业环境已经相当友好,不仅有大量资金涌入,创业者之间交流经验的渠道也越来越多,而且现在更多的是行业内创业,创业者对行业普遍会有一定了解,像 Airbnb 两个创始人都是艺术生的例子已然罕见。

  因此对于今天的创业者,一份用12万美元和导师指导换 7% 股份的合同摆在面前,着实谈不上是一笔好交易。”

  12万美元换取7%的股份对应中国市场项目的高估值,这个故事好像在哪里听过?

  2018,寒冬将至?

  之所以称2018年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除YC入华之外,其实还与整个中国市场的资本寒冬息息相关。可能没有人会想到,2015年那个刚刚喊出“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口号的时代里,中国创投市场红旗招展,A股市场彩旗飘飘,每一个创业者都自信自己美好的未来,等着颠覆或成为下一个BAT。

  时光来到2018年,中国经济硬着陆已不可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缩水近10%,一线城市租房价格大幅攀升,国内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15年来达到最低值。之前绝口不提上市的创业公司纷纷港股IPO,一向强势的中国VC已经可以接受大疆这种竞价方式融资的套路。 36个月前的消费升级不再,反而是消费降级的拼多多走上了时代前列。

  连《人民日报》都说:“物质幸福时代已经结束,新时代来临。”而这,离花团锦簇的2015,仅仅过去三年而已。

  尾声:青山依旧在,江湖波涛声

  “感谢大家对One Piece的支持。成立几年来我们走了很多路,从2016年圣荷西的一栋小建筑到现在的多个据点。” 4年便打入硅谷一线投资圈、30岁前登上福布斯的硅谷投资人郭威在One Piece 旧金山办公室的开业典礼上说。

  据搜狐报道,郭威也是是硅谷最多产、最活跃的华人投资人之一,他所成立的UpHonest Capital自成立以来已经投资了近300家公司,有6家迅速成长为独角兽,退出案例包括Scout(在澳洲上市)、Chariot(被福特收购)、Worklife(被思科收购)、Virtroid(被Magic Leap收购)、Native(被宝洁收购)、TBH(被Facebook收购)等。

  据硅星闻的报道,2017年他创办的孵化器OnePiece Work,作为新兴跨境孵化器为跨境创新公司及人才提供办公和对接等专业服务。现在该孵化器入驻了北美7个城市,有300多家来自全球的企业入驻,是华人创办的最大的孵化器。

  作为跨境孵化器,OnePiece Work在上海亦有布局。

  2018年4月, Palo Alto市大学路165号迎来了一位熟人:她是20年前Google的核心团队成员,参与了传奇科技公司的从零到一;她曾多次出现在雅虎的董事会,历经了一代巨头的风风雨雨;她说她想要租下这个办公室,成立自己的名叫Lumi labs的孵化器。

  她叫玛丽莎·梅耶尔,是雅虎的前任CEO。

  所以选择这里成为自己的新办公地点,因为这是她职场生涯开始的地方,也是Google、Paypal、Danger、Logitech的早期办公室,她相信这里有神奇的魔力和很好的护符。

  时光一晃,20年矣。而江湖和故事还在继续。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