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滴滴:你想知道的,正是他不愿说的

来源:西雅图雷尼尔

2014年通用汽车爆出一个巨大的丑闻,并在全球陆续召回了1280万辆车,前后赔偿各方超过13亿美元的赔偿。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一个不足5美元的点火开关。

这一些都要回到2010年3月10日发生在佐治亚州的一起交通事故。29岁的布鲁克·梅尔顿Brooke Melton)的Cobalt汽车在驾驶过程中突然熄火,失控,装上对面驶过来的车,滚下路面,跌入15英尺深的小溪里。当她父母赶到医院的时候,布鲁克梅尔顿已经死亡。

出问题的通用Cobalt出问题的通用Cobalt
布鲁克·梅尔顿和她女儿(背后应该就是那辆车)布鲁克·梅尔顿和她女儿(背后应该就是那辆车)

警方把事故的原因归结为她女儿速度太快了在限速55mile 的路段,居然“飚车”彪到了58 mile。布鲁克的家人完全不接受这个结论,因为她们知道她女儿是个非常谨慎的司机。她父母开始了漫长探寻真相之路,站在他对面是一个大到不能倒的通用汽车。

他们雇佣了工程师Hood,分析究竟什么原因导致汽车突然失控。Hood最后把焦点落在了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开关上:点火开关。Hood为了做对比,从当地的通用授权经销商那里买了一个全新同一型号的点火开关做比较,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他也是通用公司外部第一个搞清楚这个秘密的人。尽管这个秘密导致了13人死亡,通用公司已经隐瞒了这个问题快10年。

点火器里面装了一个非常松的弹簧,在汽车受到撞击时,这个很松的弹簧会导致点火器开关迅速移位,令汽车熄火。通用老款和新款的开关使用完全一样的型号10392423,但两者存在很大的区别。

旧开关上有一个很小的金属柱塞,新开关的要更长一些。新点火开关上的弹簧也更紧。最重要的是,打开和关闭新点火开关需要更大的力。

“新的开关的扭矩大幅增加了,”Hood 进行了多次测量。两个开关的差别很大。”

其实原理很简单:

大家通常会把车钥匙和一大把其他钥匙系在一起,开车的时候其他钥匙一晃一晃的,老款的开关,因为这些异物的撞击,有时会过于敏感会导致弹簧落下,进而切断引擎动力,使得气囊失效。发动机停止,汽车失控。

其实通用内部早在2001年开发土星ION时候就发现了这个点火开关的问题,但是由于成本和资金的原因,给压了下来。

如果站在资本的角度来讲,这个决定是完全合理的决定:

  1. 因为不慎撞击到点火开关导致汽车失去动力是个小概率事件。

    事实证明也是小概率事件,起初通用公司认为点火开关造成的死亡案例14年里仅有13例

  2. 召回,替换,成本太高。

    因为这个点火开关非常通用,如果真的要召回,召回的数量将会非常惊人。成本会非常高昂。

如果你是当时的决策人,在没有任何死亡案例的支持下,花费近亿美元的费用大规模召回几乎全系列的车,是不是值得?领导会不会批准?生命是否真的无价?

即使回过头来看,上面那个起诉通用的佐治亚女孩的父母,在铁证面前通用赔了她们家500万美元。因为这个故障死掉了13人,即使每个都配500万美元,也就是6500万美元,比全面召回还是便宜啊,所以这个bug就是Won‘t Fix。通用内部隐瞒了这个故障。

随着时间的推移,由点火开关造成的死亡案例还是发生了。2005年,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一些汽车评论媒体开始报道“通用部分汽车因点火器开关故障导致发动机突然停转”的事件。通用内部有慌了,摆在他们对面的问题还是一样,要不要召回,还是悄悄把bug给fix了。只要保密好,时间一长,老车型全部淘汰,新车全是新点火开关,问题自然消失。

通用还是选择了继续隐瞒这个故障!

但通用在2006年,悄悄换上了新的零件,型号都一模一样。以至于后来不知情的外部分析人员,怎么都搞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某一年之后的型号,问题突然就没有了。

通用的算盘差点得逞了,被Hood和布鲁克的家人搅了局。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滴血的滴滴

讲通用“点火门”的这个故事是想说,无论中外在资本的眼中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一个price tag。他们在做决定的时候,已经把人命的成本计算进去了。

在国内最早的时候矿工一条命大概20万人民币,现在一线城镇人口的名大概值200万人民币,农村户口的100多万人民币。都有专门的计算公式,很多很容造成伤亡的行业,运营成本中早已把人命的赔偿做到预算里面去了。

滴滴是很清楚他这个产品的卖点在哪里,也很清楚如何提高流量,提高GMV。国内玩互联网的三板斧不就是Game, Girl, Gamble么。

滴滴今年本打算要上市的,本打算要盈利的。该省的成本,就会去省。能增加收入的手段能上的都要上!只要出问题带来的损失小于冒险带来的收入,那就干!

所以有滴滴顺风车驾驶员反馈,在滴滴顺风车整顿之后,规矩过一段时间,最近又开始玩幺蛾子了。

作为一个经常跑顺风车的司机,我从司机的角度来说一下。自上次空姐遇害事件后,滴滴开始整改,其中我认为最重要也最有效的一条就是隐藏了乘客性别和头像。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滴滴又悄悄显示出了性别,直到昨天下午,我还能看到自己要拉的乘客是女同志。神奇的是,现在打开顺风车,发现滴滴又把性别显示给关了。所谓欲盖弥彰,不外如是。

 

依然存在各种违规依然存在各种违规

如果我们站在滴滴的角度看看这个问题:

收益:

顺风车现在每天的出行订单平均在300万~400万之间。假设平均客单价为30人民币。滴滴抽5—15%的平台服务费。那就是每天600万到1800万的收入,注意这是每天。

风险:

滴滴顺风车发生恶性事件的所带来的公关成本,法务成本,灰色成本,都不会超过1000万/天(而且微博,腾讯都是滴滴的股东不会见死不救的)。这种公关危机,一般5~7天就会被其他事件冲刷掉。每次公关危机撑死损失就是个1个亿。其中对于受害人的赔偿更是微不足道,即便平台赔个200万人民币占整个事件的处理成本依然可以忽略不计。

决策:

一边是每天进账600万到1800万,一边是出现小概率的公关危机每次最多损失1个亿,在这种成本计算之下,滴滴产品经理,运营们的决策是显而易见的:

  • 继续放任对顺风车的监管,
  • 继续快速做到GMV,
  • 抓紧时间赶紧去美国上市,赶紧把背后的人把钱转移出去,洗白。

死个把人对滴滴根本不算什么,把公关成本,把赔偿金在预算里做进去就好了!

这就是滴滴继续作恶的勇气!

谁来抑制资本的冲动?

    1. 法律:集体诉讼和惩罚性赔偿

      美国发起集体诉讼是比较常见的事情。《爽身粉罗生门:强生爽身粉致癌案判赔46.9亿美元》 这个案子判了!强生赔钱。

      而这在国内非常少见,而且有法律上的障碍。国家应该鼓励这种集体诉讼,这是对资本的一种制约。让他们的人命核算流程中,引入一个不确定的集体诉讼因素。从而迫使资本往注重用户生命的角度靠。如果郑州空姐案,滴滴被罚了5个亿,滴滴方面不会那么手贱,又动歪脑筋。

    2. 监管:反垄断,分拆,加大监管

      当初滴滴合并快滴时候,是否涉及垄断,那可是刺刀见红的。人民网的文章,现在看来都是非常尖锐的。但是由于不可知的原因,还是通过了合并。

      滴滴一家独大后吃香非常难看,非常有必要启动反垄断法,分拆滴滴。

套用一下人民网的文章: 你想知道的,正是他不愿说的。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