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无肩带的文胸

创业者就像穿着无肩带的文胸:一半人在疑惑究竟是什么在支撑它?另一半人则希望着,它什么时候会掉下来,好看你的笑话!

早晨,我在朋友圈发现了这张图:

image

我也是一名创业者,而且是草根。

2015年的深圳,后海科技中心正在扩建,在离海岸城不远的地方,有一条深圳湾创业大街,据说李总理来参观过。我也没事爱往那边跑,坐在3W咖啡,听那些大咖激情飞扬的讲述“大众创业,万众创业,万物互联”,顿时觉得血液在燃烧。下图为深圳湾创业大街:

image

看着深圳湾大街播放着新闻联播,政府鼓励创业创新,两旁是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不远处是腾讯新总部即将竣工时,我相信每个年轻心都会燃烧起来。

我想起“一个吸金四亿的APP”视频里说的一句话,“你想体验浮躁吗?你就上星巴克,你一进去,我操,都他妈在谈创业,融资,你要说不出个互联网+,O2O,你都不好意思点咖啡”。

我经常去科技园康佳研发大厦一楼的星巴克,去过的朋友都说,这应该是全深圳生意最火的星巴克,因为在不打烊的任何时段,几乎都人满为患,买杯咖啡排队等上十分钟很正常。当我决定出来创业时,几乎每天都会去这家咖啡厅,找人,谈合作,请教大咖,或者在那里发呆,似乎星巴克和创业俨然成了绝配。

互联网度过2008年的危机后,重新进入快车道,一大批互联网公司融资金额刷新历史高度,尤其是后来居上的京东,美团,滴滴等企业,从2012年7月到2014年12月,滴滴先后融资五轮,从天使轮数百万人民币到D轮的7亿美金,融资速度之快,金额之高,令人咋舌。

相信许多创业者和我想的一样,半年一融资,3年后跑到市场前面,要么被收购,要么准备上市。一定要用精英,因为大佬说过,一个年薪50万的人比5个年薪20万的人作用更大。一定要找到对标的商业模式,因为那样才能高速发展,才能得到资本的青睐。

当我出来创业后,才发现这只是南柯一梦。

一、在众创空间的这半年

在投资人的帮助下,我得到了一间免费的办公场地,一边注册公司,一边招人开工。不久接到通知,得搬走,场地另有他用,但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新的办公场地。

于是奔波在科技园和CBD的写字楼区,看了很多套写字楼,都不太满意,要么太贵,要么太小,想着如果两个月后业务进展顺利,人员翻翻,又得找新的场地。

后来在业务合伙人跟我说,不如找个众创空间,到时候如果要换场地,非常方便。在朋友的推荐下,我们来到车公庙的一家众创空间,环境非常棒,而且价格很便宜,一个工位600元,设施全齐,我当场就相中了,希望可以签订合同,对方说需要考察一下我们的资质,说这里的都是有前景的科技企业,然后还说这个创业中心和美国XX基金建立战略合作,这里的企业都将会得到一系列的创业支持,我听了更是觉得这次是找对地方了。

搬进来后,小伙伴们都觉得很不错,咖啡厅的环境,使人愉悦。午休的时间,很多人都会跑到公共区间的沙发上睡。我也逐步认识了一些新的创业伙伴,有做智能硬件的,车联网的,旅游的。

这个众创空间不大,大约有8间独立办公室,大的一间在9个,小的一间在5个,我租了最大的一间。

不知不觉中,半年快过去了,没听过一家公司融资,只看到陆陆续续有人搬走了。偶尔有一家公司,签了个小合同,为了表示庆祝,买了一些下午茶放在会议室,会叫整个众创空间的人都去吃。有两间办公室,空了很长时间,才逐步有人搬进来,似乎一切都在慢慢变冷。

一次聚会中,我问起以前公司做众创空间的朋友,现在做的怎么样?他说不好,空置率较高。而虎嗅上不断有评论说,大部分众创空间在2016年底会关闭。2016年8月,深圳最大的创业主题咖啡厅克拉克咖啡,倒闭。

不利的消息越来越多。关于数据作假,流量红利消失,倒闭,裁员,一连串与互联网创业不利的消息如雪花般飘来。

我仿佛得了焦虑症,不断的看新闻,刷朋友圈,还买了很多书回来看。有时候,新闻看多了,晚上就会变成梦。结果有一天晚上,我梦见公司倒闭了,跟着我干的几个兄弟在找工作,眼前一黑,在梦里怎么也醒不来。

我的合伙人离开后,重新做她喜欢的亲子项目。就在我们隔壁,人也不多。好几次看到她在忙,没好意思打招呼。有一天过马路,太阳很大,我看到她拿着一个文件袋走过,脸满的疲惫,瞬间觉得,创业,分明就是来吃苦的。她长得挺漂亮的,也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出来创业前,在华为做的也不错。但出来创业后,就变成了一个女汉子。

如开篇那张图,创业者就像穿着无肩带的文胸,一半人在疑惑,究竟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也许是因为理想,也许是因为对资本的负责,更多的也许如刘强东回忆2008年京东面临的困境时,想到那些跟着自己好多年的兄弟姐妹,在公司倒闭后成为一个失败者,也许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沦为社会底层,心中无限愧疚。

二、创业公司的那些坑

1互联网创业,一直流行高薪

投资人曾经给我介绍了个朋友,是他的校友,有多家公司,其中深圳是总部。有一天我带着哥们去拜访他,非常热情,请我们吃了顿大餐。我参观了他的公司,大约有60人,多半是技术人员,我悄悄问他,你的人力成本很高吧,他说还好啊。我说你这边技术一般多少钱薪水?他说平均在6到10K,普通的6K,好点的8K,优秀的10K以上。

我当时震惊了,那时候刚离开原来的公司,我的下属,很普通的也有一万几,而且是市场运营类专员岗位,按照互联网行业普遍的心理薪酬,技术人员怎么也得15K起。

在外界很多人心中,互联网行业薪酬都很高,随便都是一两万。但我们只看到了BAT,只看到了小米,京东,滴滴这些高速成长的公司,更多的中小创业者,根本无力支付如此高昂的人力成本。

大佬说,用一个50万的人比5个20万的人好使。但这一点并不适合中小创业者,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没有完善的工作制度和企业文化,精英为什么留下来?

我想起早期的网络营销公司,上千平的办公室,坐着几百人,对着电脑,不断的复制黏贴,每个人的工资只有两三千。并非老板不愿意高薪请精英,而是在网络营销模式的低增长低利润面前,精英并不能创造什么价值。

对于中小创业公司而言,没有高速增长,没有商业变现,就没有精英存在的土壤。

2互联网创业,一直喜欢对标成功的商业模式

出来创业时,从自己的从业经验和团队基因,我选择了做一家数字营销公司,偏向程序化购买。没有做创意,也没有做传统媒体。因为在以往成功的广告公司商业模式发现,广告行业的销售成本和服务成本都很高,前者典型的是传统媒体代理公司,后者典型的是创意公司。相对较轻的就是程序化代理和购买,客户接受度高,市场前景好,尤其是早期做百度代理的公司,大多活的很滋润。而腾讯,今日头条等都效仿百度大力研发程序化广告交易系统,甚至是朋友圈广告都可以实现后台操作,都表明,新的互联网广告代理市场空间正在形成。

但在实际落地中发现,强者全都聚集在这一领域,因为这块蛋糕最好吃,客户接受度高,规模可复制。反观传统的创意公司,在服务质量和服务规模中难以取舍;而传媒的媒体公司,在销售成本和行业下降中无法自拔。

更为重要的是,在百度之后,再没有一个程序化广告平台能担当重任。客户无论投广点通,今日头条,陌陌,都反馈远不如百度效果好。客户的效果不好,就无法获得长期价值。

经历过百度教育后的互联网广告,已经逐步成为广告的主流,而以腾讯为代表的广告新势力,也没有像百度当初营造一个互利共赢的广告代理市场,在一马平川的价格面前,渠道正在消失。

对标成功的商业模式,很容易让我们一开始,就进入巨头的战场。事实上,在一开始,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创业者都应该做搬砖的事情,累,脏,麻烦的事,这样才能避开巨头,积累资金和经验。

但大多数创业者,因为盲目,因为资本的压力,选择了拼命往前冲,摔破了头。

三、流量贵的吓人

几个月下来,公司也做了一两百万流水,服务了几十家客户。

最大的感叹是,流量太贵了。

有一家P2P公司,投了5万元今日头条,带来了3个投资用户;另一家贷款公司,一个有效注册用户,给120元,但我们投了数家媒体,反复优化,最后还是亏。

如同最近那篇火热的创业者的流量生死劫说的一样,哪怕是让百度当初研发广告系统的人来做优化,成本还是高不可及。无论你怎么布局长尾流量,做A/B测试,做人群定向和素材优化,都没办法改变流量贵的吓人的现状。

即便是作假的流量,也在水涨船高。

P2P刷投资额的价格从早期的每一万元200佣金,到现在的每万元1000佣金;O2O刷CPA的的价格从几元涨到了近10元;刷下载用户也从1~2元涨到了5元以上。

如果说BAT的流量是短平快,更容易获取的主流流量;那么聪明的创业者把目光放向了一些非主流流量,比如自媒体大号,运营商,WIFI,锁屏,网赚等。

但结果令人心寒。一个号称个人类旅游KOL,在微博有几百万粉丝,微信公众号的阅读平均五万以上,几万块的报价,最终只带了几十个注册用户,客户直接崩溃了,最后我选择了自掏腰包退一半。

另一个朋友来找我,受限于资本和市场的压力,必须快速拉一批用户。我认为竞争主流的流量成本太高,竞争非主流的流量太容易上当,而且速度慢。于是给出了一个妙招:找几家大公司,如BAT,小米,华为等,谈一些非标资源,以极低的价格拿到主流的流量,这样或许会有救。

后来按照这个方法实施了,但最终数据极差。

这件事发生后,我一连好几天吃不下饭,总觉得嘴巴很干,肚子有些胀。夜里也睡不着,心里十分愧疚。我找到对方撕逼,过程十分虐心,钱在别人手里,吐出来谈何容易,直到我放出狠话,最终对方终于答应退钱给我。

我想起在过去的那些日子,有一些甲方的年轻人来请教我,当他们说,我打算最近投华为应用市场,我打算投今日头条,我要刷榜时,我好几次没忍住,打断他,目前的这个市场,不要轻易砸广告,如果有预算,做一些老用户的活动,或针对新用户做一些内容,找一些优质的网红一起策划点有意思的东西。

但一连串的失败结果,让我不禁反问,我那些说过的话,是不是全错了。

我想过有一天,公司会倒闭。我身上那件无肩带的胸罩也会掉落,所有的质疑和嘲笑都会汹涌而来,就好像我以CEO的身份站在一些年长的人面前时,他们会想,这个头发带卷的毛头小子,哪有资格创业?

前几天我见了一个朋友,他之前在百度做到总监,背靠很多资源和关系,还拉了几个高管当合伙人,做了两年了,公司目前也才30人,但轻微有盈利。他告诉我,现在不好做,各种快钱的通道都挤满了人,而一些新的领域,又充满了无数的未知风险,商业模式也没有得到验证,对于草根创业者,活着,远比规划更重要。

当人人都在谈论BAT,谈论滴滴小米,没有人记得,还有无数中小创业者,他们开不起高工资,招不到优秀的人,找不到好的商业模式,只能偏安一隅,在死亡的边缘挣扎。

不是所有的公司都叫BAT,有高富帅,就有矮穷矬;就好像这个社会如果只有上层而没有中层和下层,会是什么样子?

当我们笑话一些公司小,环境LOW,开不起高工资时,我就想起科技园楼下摆摊卖热干面的大爷,如果没有他,也许早餐都吃不起了。

我曾有过一丝后悔,后悔放弃了数份薪水很高且实力雄厚的offer;我的朋友告诉我,你这个年纪,并不缺钱,缺的是阅历,赚钱对你来说很轻松。

很庆幸,我选择了创业。感谢创业,人生最独特的经历没有之一;也感谢我的投资人,你的慷慨,让我那无肩的胸罩多了一层贴膜。

本文作者刘渝民,转自公众号刘渝民(ID:liuyumin3578)自媒体大V,向日葵数字营销CEO,曾任腾讯ec高级市场经理,百亿级别互金平台营销总监,操盘亿级市场营销品牌费用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